[大海让我陶醉作文700字]大海让我陶醉作文

[秋色无边作文100字]秋色无边什么意思

生肖蛋糕:[“偷看”试卷作文800字] 偷看试卷检讨书

2019年10月23日 11:06

&#;

暑假的一天,我和哥哥、妹妹三人结伴而&#;行,&#;去南通陶艺馆做陶艺。


  你如芙蓉眷恋着风,与我
  ——泉城印象
  我想,你还会记得。
  1. 泉城,有风
  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找个人说话拥抱一起走路,天气就会变暖,纵然和爱情无关。
  十月,校园里落满了银杏叶,映照着橙黄色的天,北方的城市下了场冷雨,街上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酒香。我明天就要走了,去泉城见一个人,记得昨夜还听着当地的广播,看韩国电影,白开水还没凉。一大早朋友把我扔到高铁站,自己取票进站背行李找座位和陌生人聊天,听关于你的故事。
  看地图我们隔着不远,只有三十九分钟的距离,真的不远。
  比起这几年我走过的城市,这座城于我很大很空,高楼比我想象中的还高,路比我走过的要宽很多,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会忘了自我。人头攒动的街市,繁华的芙蓉街,多好还有人来接我。
  假如我会记得老舍,那么这座城市便太熟悉不过,听说《济南的冬天》把这里写活了,像在画里一样美和灵净。老妈说济南一定很美吧,我说还好,可惜我没有等到冬天,就急着赶来。
  我住在山大南路,小店在一条窄巷子里,名字很平常就叫“春夏秋冬”店主给我找了二楼的一间房,毕竟是一个女生住,走廊里还算安静也&#;不闹,隔壁住着一对情侣,看样子像是在热恋中。我建议他们去凤凰城或是丽江阳朔,选择泉城太不适合。
  如果我一个人的路变成俩个人走,那么我想去&#;看看,就只是单纯地想去,一个人走那些地方会悲伤,晚上会流泪想家。
  每天我都要沿着这条路走很多遍,穿过一个十字路口,方向不变,说不清朝哪个方向,只是一直向前走就能遇见一个人,每天都是这样,我知道他也是朝着我走过来的,然后碰面笑笑。一起走却不知道能去哪里,是城市太大了。
  泉城的第一个夜晚我迷路了,找不到来时的路,我看着每条路都是一个方向,路上的灯和夜里来回的车辆都一样,我不想问谁“春夏秋冬”怎么走。夜里起风了不觉得凉,迎面扑来。
  此时,你安静地坐在我的身旁,点了烟。
  2. 济南是个活在水里的城市
  泉城,第一次见它,就长在水里。
  我毕竟是个女生,多少会有些矫情,我是多羡慕住在这里的人,有水的城市很多,济南却是以泉水为名,现代化也不会把这座城市的灵魂同化,山不知冷水亦不知热,小桥流水的地方别有一番江南风味。说起江南我还未涉足,有的只是别人的印象。
  在济南,我第一次看见公车可以被线牵着走,在长治没有这些,就像之前九十年代的有轨电车一样,来来回回被牵扯,像木偶舞蹈一样不会断了线。
  我记得很清楚,这里的街道很多都是以景点命名的,因此我们这些路过泉城的人少了负担,不用地图只要看到路牌,便可以知道我在的位置,离哪里最近,甚是欢喜。
  最喜欢山大洪家楼校区的感觉,古朴的老校浓厚的艺术氛围,老去的屋子隐约在说些什么。校园里遇见取景的大叔范儿青年,人很好帮我们拍照留念;黑虎泉是我们在找大明湖的时候发现的,这里美得像画里一般,小桥流水亭台楼榭瀑布伴着水塘,诗人遇见一定会诗兴大发狂出佳作,可怜我不是;千佛山离我住的地方也不远,大部分靠徒步走的,顺便缅怀了不少烈士;爬上解放阁上的纪念馆,有人给我们讲济南战役的故事,这座城太多。
  其实,我是个恋旧的人。我很简单很平淡,只是想和你说说话,去喝杯热饮去吃顿饭,逛逛超市买一些零碎的日用品,而已。
  傍晚的时候,我们坐在偌大的泉城广场,吹着风看着路人,公车司机觉得陌生,街头小贩觉得陌生,现在觉得路人都开始陌生。我们被误认为情侣,被小妹妹喊着买束花送给姐姐吧。从天明等到天黑,广场上很多人都在等,却不知道在等什么,就像等待戈多一样。
  后来,我想起芙蓉街应该是我留恋的地方。这里有好看的小玩意,汇聚济南的各种名吃和复古的建筑,立着牌坊“芙蓉街”三个大字,柱子是朱红色的。这条街诱惑我的不只是这些,还有与周边格格不入的相互映衬,却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当地的生意人吆喝着方言,有的我真听不懂,能感觉到的只是大叔的声情并茂。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我想,这个女子大概真的存在过,夏雨荷,好美的名字。
  3. 你如芙蓉眷恋着风,与我
  济南,是一个让我来不及拥抱的地方,水在我手中太软,我没勇气去碰去眷顾。
  三天,很长不是吗?好像喜欢一个人,也不会这么久。
  在火车上,我听着陈绮贞的《鱼》回到来时的地方。是晚上的车,这是我一贯的风格,去一个地方早上走回来时选择晚上,这样就可以在那里多待些时日,想想自己落下了什么,没能带走。
  我坐在椅子上 看日出复活
  我坐在夕阳里 看城市的衰弱
  我摘下一片叶子 让它代替我
  ……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我全都交付他
  让他捧着&#;我在手掌 自由自在挥洒
  如果有一个世界浑浊的不像话
  原谅我飞 曾经眷恋太阳
  这一次,落下太多。
  济南西站,离城市很远,我本来想拥抱,可是你走的太早,最不喜欢这样的分别,安检过后一个人拿着行囊离开,上了火车偷着流泪,济南留给我太多回忆,一个人一座城,有人补了一生心疼。
  我说,嘿,济南。
  多想,我走之后,你如芙蓉眷恋着风,与我。生肖蛋糕
  十一 曹不同遇险
  这时候,几名军官走了过来,“报告总统,这几天外星人的打击又加剧了。我们刚刚截获了一个类似外星人运输机的东西,里面倒没有别的,全是一些岩石”
  “果然是这样,那快带我去看看吧!”沈斌说,“那总统我先告辞了啊!”
  “好的,辛苦了”总统示意沈斌离开,接着问一名军官,“最近还有什么情况吗?”
  “和外星人的对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但是民众的悲观主义情绪比较严重,各地犯罪率飙升”军官说,“不过,倒是也有一些人在大街上游行,号召人们振奋起来,一起对抗外星人&#;。你看,这是他们游行的照片”
  曹不同看到这照片,觉得领头的男人似乎有点面熟,待想起来是谁后,只觉得心里一震。
  “总统,我有个请求”曹不同在心里反复斟酌了许久终于对总统说。
  “哦?不同,有什么尽管说。我看你这两天脸色好像不太好”
  “我想参与他们的游行”
  “你疯了啊?”总统瞪大双眼。
  “不,这些人我认识。他们曾经因为环境危机的事情找过我,当时我答应过他们要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可是现在……”曹不同满脸愧疚地说,“全世界还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我觉得现在就应该把我们知道的一切信&#;息都告诉他们。一方面让全世界的人民在日常生活中都尽量不要制造二氧化碳,另一方面可以让其他国家的科学家通过这个尽快研制出对付外星人的方法”
  “这倒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但是你不要去。太危险了”
  “我已经不去考虑什么危险不危险的了。这件事情与我有关系,我不能总待在这里委曲求全”曹不同说,“至少我要发表一段广播,我要亲自向全世界的人们赎罪”
  “可是万一出事了,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等王晓勤回来以后,发现你不在了,怎么办?而且这根本不是你的责任!没人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不同,不要去,这是命令!”总统按着曹不同的胳膊,有些着急地说。
  “对不起,总统。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为了全人类,为了A国,也为了晓勤,我都必须这么做”曹不同和总统对视着。
  总统看着曹不同,想了想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手,慢慢地说:“好,你去吧。但是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你要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回来”
  “谢谢总统,我会回来的”曹不同又对张医生说,“如果陈丽宏情绪上又出现了什么问题,还是麻烦你了,谢谢你对我弟弟他们做的一切”
  “你放心”张医生拍了拍曹不同的肩膀,“路上注意安全”
  随行的士兵给曹不同穿带上了一件挺沉的防护装甲,上面是各种防护装置。曹不同颇不习惯,走路都比以前艰难了不少。
  防核弹大门被缓缓地打开了,总统和张医生还是坚持将曹不同送到了门口。
  走出门外不久,几缕久违了的阳光洒在了曹不同的身上,曹不同沐浴着这亲切的阳光走向远处。
  总统和张医生一直注视着曹不同,直到曹不同变成一个小黑点,最后连这个小黑点也消失殆尽时,他们才让防核弹大门缓缓地落下。
  “老张,你说,他作为环保局长&#;,都能这么出生入死,我作为一个国家的总统,现在却躲在这里明哲保身,是不是……”总统心里又掠过一丝愧疚,感慨之情溢于言表。
  “总统,何必这么想呢。A国的安危离不开你,你只有好好地待在这里,才能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张医生边往回走边对总统说。
  “也许是吧。我现在只希望曹不同能够平平安安地回来,我心里才会安稳些,他是个好同志……”
  直升飞机呼啸着起飞了,曹不同坐在里面,心情却异常平静,甚至是一种释然。他终于要完成自己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使命了。
  经过城市上空时,曹不同看见底下一片狼藉。倾倒的房屋、破裂的路面、堆积的白骨,一幅幅场景震撼着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刺痛着他的每一根神经,感染着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
  还好,一路上没有遇见H星飞行器,曹不同顺利到达广播站。
  广播站里空无一人,士兵们把曹不同带到二楼,把各种装置打开,紧接着摄像机推到了曹不同面前。
  曹不同想要脱下身上的防护装甲,士兵连忙阻止:“局长,不能卸下,危险!你出事了,我们回去交不了差啊!”
  曹不同想了想,便也作罢,对着摄像机说了起来。A国的所有电视台,以及全世界的网络,愿意接收的都播放出了曹不同的画面。
  十分钟过去了,曹不同的讲话也结束了。正当他们准备返回时,一道刺眼的蓝光射进了电视台中。
  “不好!是飞碟!”士兵护送曹不同撤离,一秒钟后,曹不同眼睁睁看着一道蓝光击中了身旁的这名士兵。士兵的身体变得像拼图一样,先是全部断裂开了,紧接着一个个细小的碎片散落到地上。曹不同惊吓得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
  又一道光束将地板射出一道大口子,天花板顿时断裂下陷,曹不同呼喊着从二楼掉了下去……
  一天过去了,不见曹不同归来,总统他们都焦虑不安。
  陈丽宏和曹不凡也得知了曹不同亲身前往广播站的事情,心里更是万分担心。
  “嫂子现在不知去向,哥哥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曹不凡默默地说。
  “老天保佑……”陈丽宏双手合十,作祈祷状。
  “到八点如果不同还不回来,我就派人去找”总统看了看表,说。
  总统、张医生、曹不凡和陈丽宏围坐在一起,目不转睛地盯着时钟。这大概是他们有生以来度过的最漫长的一个小时吧。
  时针终于无情地指到了八点,曹不同仍然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
  总统第一个站了起来,“我派人去找!”
  没一会儿,几架飞机出现在广播站大楼旁,飞行员确认了好几次才确定这就是他们所要到达的目的地。
  原本的广播站大楼已经不复存在,地面上是一堆废石和残铁。

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吧,泪眼婆娑,双手死死揪住母亲的衣角,哇哇地大叫,yang起期许又有xie无赖的脸袋,泪珠唰唰地向下涌。怕是那位母亲碍于周围人的注目,才满脸不耐烦地把正刷着的手机丢给了男孩。他如获至宝,泪水似水阀般灵敏地止住了,两只调皮的大眼睛迸发出胜利的guang芒。快要将整个黑暗的天空照亮。乌云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倾盆大雨蓄势待发。时光缓缓流逝,乌云愈发低沉。

生肖蛋糕

离职前,ren事找我聊了好长时间,本意是想挽留我,bi竟自己招过来的人,jiu这样离开,着shi有xie打脸。

生肖蛋糕:鞍山路的夜景作文400字 青岛鞍山路小学


  今年的考题好变态。——发信人:娟子;时间:2013. 12. 8
  在中午快12点的时候,我缩在床上,看到这条短信,默不作声。然后翻一个身,继续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沉,透过窗到处都是耀眼的灯光,下床的时候有一点点眩晕。接着回复手机里的一堆短信。喝着凉白开,往事纷纷扑面而来。
  一年前高考惨败,日子如同掉进冰窖,曾经的壮志凌云就像一把匕首,直接插入体内。
  选择复读,顶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并不是你选择了一条路就可以无忧无虑地走下去,在这条路上,除了你自己的担心以及外人的干扰,还有路本身的艰难,所以磨难是长久的。就像那个时候除了讽刺的惨白语调,我听不到一句鼓励的言辞。
  在那个度过三年的学校里我默默告诉自己,不管代价如何都要去背水一战。就那样我重新迎接了灰暗阴沉的高三,跟第一年的心态完全不一样,不会忙里偷闲去写“我想我再也不会回来了,高三。”我更情愿去背英语单词,更情愿跟数学试卷较劲。傍晚,雷打不动地在走廊边背语文,看着课本我竟然想不起曾经三年的记忆。
  只记得,高考前一天,我们没有素质地把课本撕烂,扔向天空,趁保卫科的人没有发现赶紧跑开。隔一会儿就看到学弟学妹在那里清理,嘴里念叨着“高三真幸福……解放了……”再出来看时,地上就像下了一场小雪,旁边是凌乱的几把扫帚,他们大概是去告状了。
  摇摇头,不去想,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我知道我只有这一年。
  可是让我难过的是过去了两个月,成绩,没有任何起色,我忽然想不起我当初是怎样下定决心的,哪里来的勇气?
  突然想到一句话:要是你第一年没有考上,别人笑笑也就忘了,要是你第二年还是没有考上,那才是真正的难堪啊!
  是怎样的难堪呢?我不知道,我想应该不会死吧。
  你要不要去学艺术,学编导,你学的话很有希望。——发信人:语文老师;时间:2012. 10. 4
  这样煎熬的生活终于被打破。一次在学校遇到了我以前的语文老师,他问起了我的成绩,我垂头丧气地告诉他现在糟糕的情况。而周老师也终于说出了他曾经一直想说的话。他告诉我,他一直觉得我偏科太严重,又不好意思打击我。他问我愿不愿意去学艺术,觉得我特别适合学。
  回到租的房子里,我想了好久,再看看自己这样的成绩,不如去试试。于是我背着家人去了一次艺术培训机构。
  在斑斓的景色里我感觉生活给了我一束光。因为我真心喜欢那个专业,想把它变成我的梦想。
  可那个时候是绝对不敢对谁讲的,只能自己又兴奋又窘迫。我也没有向家里人要钱,拿着自己积攒的钱,与老师谈价格。现在想想我的勇气真大,因为有梦想,所以我无惧无畏。
  而那时,我转校了,去了一个我从未设想会去的高中,陌生的坏境,还有一群不相识却为了梦想集合在一起的同路人。原因就是那个学校的报名费比较便宜。
  之后便开始了自学之路。然后还要承受一些若有似无的风凉话。那时的委屈只能自己吞了,我觉得我是作茧自缚。在那些日日夜夜里,因为有目标而不敢有丝毫怠慢,在快考试的时候,我才拿出手机。一登QQ,全部都是信息,我完全就像消失了一样。而那些人还会为你一直遥遥相望,这也算是那个冬天最温暖的事了。
  12月去参加艺术联考。
  你又在搞什么鬼东西,复读也不认真,你要废了。——发信人:爸爸;时间:2012. 12. 6
  我从来没想过爸爸会那么反对,天天给我打电话,叫我不要去。在高中他从来没有如此关心我,而唯有的这次还是盘查我有没有去浪费钱学什么狗屁艺术。在他几乎天天给我来电话盘问的时候,我感觉到绝望与无情就像一瓶硫酸侵蚀我的内心。
  我一边骗他我没有去而是在学校学习,一边紧张地奋战艺考。
  在模拟考试我考了全体第一的那个晚上,我终于打了一次电话给奶奶。我跟她说我学了这个后会考更好的大学,并把第一名的事也说了。奶奶没说什么,不过是要我努力,选择了就好好加油。我叫她劝爸爸同意我学,我没有钱了。
  艺考的日子总是特别让人怀念,虽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但每一天都像是在享受,让人珍惜。我们每天在讨论电影的拍摄技巧或是怎样写影评中度过,单调却不觉得厌烦。
  到底还是爸爸妥协了,给我打了一笔钱。
  最后我们要走了,我在纪念册上写道:
  每天看飞机划过天空,听王菲的歌,晚上上李佳老师的课。她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像个姐姐,她是我学编导这条路上的王。是的,我很崇拜她,她教了我们太多,她是一个王。
  缘分的分字没有人字旁,这是我们总写错的字。我想之所以没有人字旁,是因为缘分本身的奇妙性,不是人能左右的。我总是对眼前的每一个人,姿态卑微,甚至懦弱。我没有想太远,只是害怕曾经一起快乐的人后来再也不会相见,因此倍加珍惜。希望有一天我们还能再见,然后说一句,哦,原来你还在这里。
  艺考,逢考必过——我将这句转发给所有人。时间:2012. 12. 29
  艺考开始,我成了全国艺考队伍里的一员,在大学城里穿梭,在每个陌生的地方奋战。有甜,有酸。
  第一次考试是省联考。笔试文常出得很偏很偏,很多都超纲了。回来之后跟同学对答案,对得我心灰意冷,心想完了完了,什么也没了。电影影评写得也没有底。因为三个星期学影评,没看过多少电影,心里到底是不踏实的。之后便是等待面试。
  等待面试的时间里,下了那年的第一场雪,也是最大的。早上起床世界白茫茫一片,有很多人打雪仗,雪花在天空飞舞,我们都笑了。
  省联考结束后我们就去了南京。
  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出远门,火车上我们打牌吵闹,有数不清的欢乐。我看着车窗外往后退的景色,在手机里“咔咔”拍了几张留作纪念。生死未卜就那样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耳朵里重复听着一首歌:生肖蛋糕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多美的诗啊!
  已经走过十七年人生旅途,我从未与激情澎湃的海岸相遇,从未见过浪高冲天的洋流,从未在夕阳下看过群群海鸥掠过海面停留在云端嬉戏的美丽场景。大海,是我童年至今的一个梦。我白天在电视上看,夜里在梦中与她相遇,一起玩耍。第二天在睡眼惺忪时看到窗外的山,那刺眼的阳光透过婆娑的树影与黄土地一唱一和。
  你见过大海吗?今天早上,我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来来往往浮华的世界,不知是向谁发出这样的问话。我一个人在想象海的样子。那一片旷远如长天的蔚蓝上翻着层层巨浪,像朵朵庞大的白云点缀着这片忧郁流动的海,像梦一样广博、蔚蓝、一望无垠,积蓄着无穷的力量,冰封着一把刺破苍穹的利剑。大洋深处,似乎有一股石破天惊的水流蠢蠢欲动。我顿时间心潮澎湃,对海的向往之情更加难以抑制。
  我生于大山,长于大山,是大山养活了我。我是大山的孩子,我有黄土一样的皮肤,黄土一样的柔肠,高原一样的豪情,高原一样的脊梁。可我却像是一直在旷野中流浪的野狼,充满了对黄土的叛逆,像是一条自由游戏海水的金鱼,充满了对海洋的热恋。
  时常爬上山巅向四面张望,一样的山峦起伏,一样的山峁绵延,都伸得远远的连着天边的云。我知道离我最近的海在我的左手边,在东方,在那太阳升起的地方。而我隔着重重山岭观望南边的氤氲水乡,它像一个缭绕的梦,一次次在我的记忆中升起,似曾相识却又飘渺朦胧,触手难及,可她的尽头,连着一片汪洋大海。
  山是静的。静静立着的大山,巍然,傲岸,像父亲的身躯一样,可以依靠;静静环抱的山峦,绵延,温和,像母亲的怀抱一样,可以躲藏。我是山的孩子,在山里生活,像在父母一样的庇佑下成长,眼光永远穿不过大山铸成的城墙,身体永远经不起狂风暴雨的袭击。
  山是沉默的。任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它都无语。无论是漫山红遍,还是满山苍凉,从始至终,她都以一种态度,一种心情,看花开花落,望云卷云舒,听凭风吹雨打,永远都固守那初始的姿态。在人世间的浮华喧嚣中,只有大山,永远沉默着。
  海是动的。滔天的巨浪,怒视长空,挥斥苍穹。大海像一位盛唐的浪子,才华横溢却又风流不羁。王勃一样的才华卓越,李白一样的风流洒脱,杜牧一样的放荡不羁,陈子昂一样的激情澎湃,大海就是一位文字的大师,情感的圣人。
  海是张扬的。少年一般的性情,如火一般的热情,冲动、昂扬、激流勇进,一触即发,一发而不可收拾。大海,永远都是富有张力的,一股青春的活力,时时刻刻都让人心生喜悦。
  我曾听见过海的朋友说海是蓝色的,然而只要你走近她就会意外地发现她竟也洁白无瑕。其实海水是没有颜色的,除非是受到了某种污染。在我的印象中,只有天是蓝色的,最是那夏日雷雨初霁的时候,天空蓝得没有一丝纤尘,蓝得让人心动,让人不忍心呼吸。在我的心目中,蓝色代表真情和忧郁。湛蓝的天空,是一片安静流动着的忧郁。那波涛滚滚蓝色的海水呢?它代表什么?
  海,对于大山里的穷孩子来说,近乎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就先别说海了,又有几条真正称得上是江河的水流在他们的家乡流过呢?水是灵气的象征,有水才能有清澈,才能有灵气,就像人的眼睛,水灵才更显神韵,清澈才更显靓丽。水灵灵的感觉,人们似乎都很精神。山里的人们,总是向往大海,向往江南,向往那一个水汽氤氲的世界。
  我十七岁了,我一直在山里生活,那我的父辈,我的祖辈,那世代耕耘于此的父老乡亲呢?十七岁了,我没有见过海,我的年少少了些许灵气,少了些许激昂,少了许多张扬,少了许多冲天的豪情、不灭的斗志。十七岁了,我没有见过海,真的是一种遗憾么?
  那么朋友,你见过大海吗?


  十一 曹不同遇险
  这时候,几名军官走了过来,“报告总统,这几天外星人的打击又加剧了。我们刚刚截获了一个类似外星人运输机的东西,里面倒没有别的,全是一些岩石。”
  “果然是这样,那快带我去看看吧!”沈斌说,“那总统我先告辞了啊!”
  “好的,辛苦了。”总统示意沈斌离开,接着问一名军官,“最近还有什么情况吗?”
  “和外星人的对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但是民众的悲观主义情绪比较严重,各地犯罪率飙升。”军官说,“不过,倒是也有一些人在大街上游行,号召人们振奋起来,一起对抗外星人。你看,这是他们游行的照片。”
  曹不同看到这照片,觉得领头的男人似乎有点面熟,待想起来是谁后,只觉得心里一震。
  “总统,我有个请求。”曹不同在心里反复斟酌了许久终于对总统说。
  “哦?不同,有什么尽管说。我看你这两天脸色好像不太好。”
  “我想参与他们的游行。”
  “你疯了啊?”总统瞪大双眼。
  “不,这些人我认识。他们曾经因为环境危机的事情找过我,当时我答应过他们要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可是现在……”曹不同满脸愧疚地说,“全世界还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我觉得现在就应该把我们知道的一切信息都告诉他们。一方面让全世界的人民在日常生活中都尽量不要制造二氧化碳,另一方面可以让其他国家的科学家通过这个尽快研制出对付外星人的方法。”
  “这倒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但是你不要去。太危险了。”
  “我已经不去考虑什么危险不危险的了。这件事情与我有关系,我不能总待在这里委曲求全。”曹不同说,“至少我要发表一段广播,我要亲自向全世界的人们赎罪。”
  “可是万一出事了,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等王晓勤回来以后,发现你不在了,怎么办?而且这根本不是你的责任!没人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不同,不要去,这是命令!”总统按着曹不同的胳膊,有些着急地说。
  “对不起,总统。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为了全人类,为了A国,也为了晓勤,我都必须这么做。”曹不同和总统对视着。
  总统看着曹不同,想了想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手,慢慢地说:“好,你去吧。但是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你要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回来。”
  “谢谢总统,我会回来的。”曹不同又对张医生说,“如果陈丽宏情绪上又出现了什么问题,还是麻烦你了,谢谢你对我弟弟他们做的一切。”
  “你放心。”张医生拍了拍曹不同的肩膀,“路上注意安全。”
  随行的士兵给曹不同穿带上了一件挺沉的防护装甲,上面是各种防护装置。曹不同颇不习惯,走路都比以前艰难了不少。
  防核弹大门被缓缓地打开了,总统和张医生还是坚持将曹不同送到了门口。
  走出门外不久,几缕久违了的阳光洒在了曹不同的身上,曹不同沐浴着这亲切的阳光走向远处。
  总统和张医生一直注视着曹不同,直到曹不同变成一个小黑点,最后连这个小黑点也消失殆尽时,他们才让防核弹大门缓缓地落下。
  “老张,你说,他作为环保局长,都能这么出生入死,我作为一个国家的总统,现在却躲在这里明哲保身,是不是……”总统心里又掠过一丝愧疚,感慨之情溢于言表。
  “总统,何必这么想呢。A国的安危离不开你,你只有好好地待在这里,才能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张医生边往回走边对总统说。
  “也许是吧。我现在只希望曹不同能够平平安安地回来,我心里才会安稳些,他是个好同志……”
  直升飞机呼啸着起飞了,曹不同坐在里面,心情却异常平静,甚至是一种释然。他终于要完成自己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使命了。
  经过城市上空时,曹不同看见底下一片狼藉。倾倒的房屋、破裂的路面、堆积的白骨,一幅幅场景震撼着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刺痛着他的每一根神经,感染着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
  还好,一路上没有遇见H星飞行器,曹不同顺利到达广播站。
  广播站里空无一人,士兵们把曹不同带到二楼,把各种装置打开,紧接着摄像机推到了曹不同面前。
  曹不同想要脱下身上的防护装甲,士兵连忙阻止:“局长,不能卸下,危险!你出事了,我们回去交不了差啊!”
  曹不同想了想,便也作罢,对着摄像机说了起来。A国的所有电视台,以及全世界的网络,愿意接收的都播放出了曹不同的画面。
  十分钟过去了,曹不同的讲话也结束了。正当他们准备返回时,一道刺眼的蓝光射进了电视台中。
  “不好!是飞碟!”士兵护送曹不同撤离,一秒钟后,曹不同眼睁睁看着一道蓝光击中了身旁的这名士兵。士兵的身体变得像拼图一样,先是全部断裂开了,紧接着一个个细小的碎片散落到地上。曹不同惊吓得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
  又一道光束将地板射出一道大口子,天花板顿时断裂下陷,曹不同呼喊着从二楼掉了下去……
  一天过去了,不见曹不同归来,总统他们都焦虑不安。
  陈丽宏和曹不凡也得知了曹不同亲身前往广播站的事情,心里更是万分担心。
  “嫂子现在不知去向,哥哥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曹不凡默默地说。
  “老天保佑……”陈丽宏双手合十,作祈祷状。
  “到八点如果不同还不回来,我就派人去找。”总统看了看表,说。
  总统、张医生、曹不凡和陈丽宏围坐在一起,目不转睛地盯着时钟。这大概是他们有生以来度过的最漫长的一个小时吧。
  时针终于无情地指到了八点,曹不同仍然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
  总统第一个站了起来,“我派人去找!”
  没一会儿,几架飞机出现在广播站大楼旁,飞行员确认了好几次才确定这就是他们所要到达的目的地。
  原本的广播站大楼已经不复存在,地面上是一堆废石和残铁。生肖蛋糕
  你说的宽容和刻苦我一个都没有。时间过去好久,依旧没什么改进。
  我回去听了一节政治课,听见了你在隔壁上历史课的声音。还是那一口方言,声音很大,果真是比教初中小孩起劲很多。那时我们都叫你“拓跋”,模仿你说话的腔调。
  你的板书特别好看,虽然总是写书上有的标题,我懒得抄却也会看看。
  你指着黑板上的那个“馨”字说,你名字里原本是这个字后来因为太难写了,所以改成了“新”。台下一阵哄笑,你是男老师,名字里怎么会用“馨”这个字。
  现在的学生,已经不会像当初那样明目张胆地笑老师了吧。
  我想你会记得我,不是因为历史考得好或者怎样,我从来不爱背书的。而是你说,你教十几年书从没见过我这样的学生。
  话是这么说的,老师的心胸却是很宽广的。
  只是你说的宽容和刻苦我一个都没有,至今也没有学会。
  我听不太懂别人的言下之意,所以总犯错。当你在课堂上生气地说:“你跟我说说你在讲什么。”潜台词是上课不要讲话。结果我就站起来把我刚才和同桌说的话说了出来,却换来你“顶嘴”的责备,我心里很不服——你叫我说我才说,说过之后还是我的错。
  那节历史课内容提前讲完了,所以剩下时间是老师“谈话”表现不良的学生。你叫我上讲台去,我要是当时老老实实上去了,估计就没事了。肯定与所有被叫上去的学生一样,你操着一口方言唠叨几句,他们不好意思地“嗯嗯嗯”地答应几句而已。但是我就是没上去。
  现在再也不会干这种事情了。
  我记得你跑出去,喊年级组长过来,因为班主任出差在外。他跟我说,要“圆滑”,反正意思我是听明白了。
  不过我想你肯定是记着我们班了吧,不止我一个。
  最经典的对话是,你问一个男生刚才在讲什么,他比我还坦诚,他说,“我刚才说,你又不是孔子,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响彻年级的外号“拓跋”也是某男生起的,估计也挨过训了。
  我不是多么用功的人,背政治背得是最勤快的,却很少翻历史书,最后一次考了71分。你说这个成绩肯定是不行的,当时我心里很抵触地想,反正转学去上海是不用考的。
  但是,我都还记得。
  当时我和我同桌站在你办公室里向你道歉,你说的话我也还都记得。
  我至今没有改掉锋芒朝外的习惯。但也学会了收敛,学会了道歉,学会了原谅。但还差很远。
  和你们那一代人相比,我真是差很远吧。
  我有我没经历过的事情,现在考大学也没你们那个时候那么难。条件好了,人也懒散了。
  该背的还都没背。
  寒假回去,我没敢见你。去看了美丽的语文老师,她说成绩怎么样,我说中等吧。她说你是不是不用功,我想说有点来着。
  是比过去更好的条件,学生好,老师也好。但还是不用功。一个人习惯了之后,更加不会改变。
  我刚才突然想起你。
  那个时候大家写的是《五年中考三年模拟》对吧,好久没认真听课,我都不会。
  其实有些事实当时不信、不愿意信,现在扪心自问,都是真的。
  我妈一直跟我说,老师都是为你好的。不要说某个老师不好。
  因为很过分吧。
  老师也是人,会有喜怒哀乐。老师不是太阳,不能把教室里每个角角落落都照亮。不过他们站在讲台上的时候,都在闪闪发光。
  我从来都不是多么好的学生,一路走过来,遇到的老师都很好。
  虽然被骂过,至今依然心有余悸。但是,我至少以后会注意的。
  我看见每年学生回来看老师时,他们都很高兴。我无法理解那种心情,有一天终于明白了一点点。
  无论在何方,你都会为我祝福的。
  当走遍世界的角落,再回来,还是那个学校。不同的是,你头发早已苍白。不过我知道,我总能将你找到。
  我记得你的名字。说过了就不会忘。

生肖蛋糕:"友爱 友爱,人人都可以作文300字"

【<】【b】【r】【>】【 】【 】【“】【杀】【马】【特】【”】【一】【词】【音】【译】【于】【英】【文】【s】【m】【a】【r】【t】【,】【意】【为】【时】【尚】【的】【、】【聪】【明】【的】【。】【但】【在】【当】【前】【的】【语】【境】【下】【,】【“】【杀】【马】【特】【”】【就】【成】【为】【了】【其】【反】【义】【词】【,】【几】【乎】【是】【作】【为】【审】【丑】【狂】【欢】【下】【的】【贬】【义】【词】【而】【存】【在】【的】【。】【现】【在】【在】【微】【博】【上】【流】【行】【的】【“】【杀】【马】【特】【”】【,】【指】【代】【的】【是】【这】【样】【一】【个】【群】【体】【:】【留】【着】【怪】【异】【发】【型】【,】【穿】【着】【夸】【张】【,】【佩】【戴】【古】【怪】【,】【浓】【妆】【艳】【抹】【,】【气】【质】【诡】【异】【,】【来】【自】【农】【村】【或】【城】【乡】【结】【合】【部】【的】【“】【9】【0】【后】【”】【青】【年】【。】【<】【b】【r】【>】【 】【 】【特】【色】【<】【b】【r】【>】【 】【 】【他】【们】【大】【多】【因】【种】【种】【原】【因】【没】【能】【接】【受】【高】【等】【教】【育】【,】【喜】【欢】【听】【网】【络】【音】【乐】【,】【喜】【爱】【使】【用】【国】【产】【“】【山】【寨】【”】【手】【机】【,】【喜】【欢】【用】【街】【头】【大】【头】【贴】【机】【器】【拍】【照】【并】【上】【传】【至】【自】【己】【的】【Q】【Q】【空】【间】【。】【他】【们】【在】【造】【型】【上】【大】【多】【十】【分】【“】【夸】【张】【”】【,】【在】【其】【文】【化】【选】【择】【与】【喜】【好】【上】【,】【各】【种】【网】【络】【歌】【曲】【是】【他】【们】【的】【最】【爱】【。】【<】【b】【r】【>】【 】【 】【生】【活】【<】【b】【r】【>】【 】【 】【他】【们】【从】【学】【校】【走】【出】【后】【,】【直】【接】【离】【开】【了】【家】【里】【人】【,】【进】【入】【了】【乡】【镇】【以】【上】【的】【中】【小】【城】【市】【,】【或】【者】【大】【城】【市】【的】【城】【郊】【,】【租】【住】【在】【价】【格】【较】【低】【的】【民】【房】【或】【地】【下】【室】【,】【且】【是】【多】【人】【合】【租】【;】【职】【业】【上】【,】【成】【为】【理】【发】【店】【员】【工】【、】【保】【安】【、】【餐】【馆】【服】【务】【员】【、】【富】【士】【康】【这】【类】【的】【工】【厂】【的】【工】【人】【,】【是】【他】【们】【主】【要】【的】【就】【业】【去】【向】【,】【甚】【至】【也】【不】【排】【除】【在】【一】【些】【灰】【色】【与】【黑】【色】【地】【带】【的】【工】【作】【。】【<】【b】【r】【>】【 】【 】【交】【际】【<】【b】【r】【>】【 】【 】【他】【们】【交】【际】【的】【圈】【子】【,】【以】【同】【龄】【的】【老】【乡】【为】【主】【。】【当】【然】【,】【也】【会】【延】【伸】【到】【网】【络】【世】【界】【,】【通】【过】【玩】【劲】【舞】【、】【Q】【Q】【视】【频】【等】【,】【结】【识】【同】【龄】【的】【同】【兴】【趣】【爱】【好】【的】【网】【友】【。】【业】【余】【活】【动】【的】【地】【方】【,】【多】【是】【网】【吧】【、】【迪】【厅】【、】【路】【边】【大】【排】【档】【等】【。】生肖蛋糕【<】【b】【r】【>】【 】【 】【你】【如】【芙】【蓉】【眷】【恋】【着】【风】【,】【与】【我】【<】【b】【r】【>】【 】【 】【—】【—】【泉】【城】【印】【象】【<】【b】【r】【>】【 】【 】【我】【想】【,】【你】【还】【会】【记】【得】【。】【<】【b】【r】【>】【 】【 】【1】【.】【 】【泉】【城】【,】【有】【风】【<】【b】【r】【>】【 】【 】【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找】【个】【人】【说】【话】【拥】【抱】【一】【起】【走】【路】【,】【天】【气】【就】【会】【变】【暖】【,】【纵】【然】【和】【爱】【情】【无】【关】【。】【<】【b】【r】【>】【 】【 】【十】【月】【,】【校】【园】【里】【落】【满】【了】【银】【杏】【叶】【,】【映】【照】【着】【橙】【黄】【色】【的】【天】【,】【北】【方】【的】【城】【市】【下】【了】【场】【冷】【雨】【,】【街】【上】【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酒】【香】【。】【我】【明】【天】【就】【要】【走】【了】【,】【去】【泉】【城】【见】【一】【个】【人】【,】【记】【得】【昨】【夜】【还】【听】【着】【当】【地】【的】【广】【播】【,】【看】【韩】【国】【电】【影】【,】【白】【开】【水】【还】【没】【凉】【。】【一】【大】【早】【朋】【友】【把】【我】【扔】【到】【高】【铁】【站】【,】【自】【己】【取】【票】【进】【站】【背】【行】【李】【找】【座】【位】【和】【陌】【生】【人】【聊】【天】【,】【听】【关】【于】【你】【的】【故】【事】【。】【<】【b】【r】【>】【 】【 】【看】【地】【图】【我】【们】【隔】【着】【不】【远】【,】【只】【有】【三】【十】【九】【分】【钟】【的】【距】【离】【,】【真】【的】【不】【远】【。】【<】【b】【r】【>】【 】【 】【比】【起】【这】【几】【年】【我】【走】【过】【的】【城】【市】【,】【这】【座】【城】【于】【我】【很】【大】【很】【空】【,】【高】【楼】【比】【我】【想】【象】【中】【的】【还】【高】【,】【路】【比】【我】【走】【过】【的】【要】【宽】【很】【多】【,】【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会】【忘】【了】【自】【我】【。】【人】【头】【攒】【动】【的】【街】【市】【,】【繁】【华】【的】【芙】【蓉】【街】【,】【多】【好】【还】【有】【人】【来】【接】【我】【。】【<】【b】【r】【>】【 】【 】【假】【如】【我】【会】【记】【得】【老】【舍】【,】【那】【么】【这】【座】【城】【市】【便】【太】【熟】【悉】【不】【过】【,】【听】【说】【《】【济】【南】【的】【冬】【天】【》】【把】【这】【里】【写】【活】【了】【,】【像】【在】【画】【里】【一】【样】【美】【和】【灵】【净】【。】【老】【妈】【说】【济】【南】【一】【定】【很】【美】【吧】【,】【我】【说】【还】【好】【,】【可】【惜】【我】【没】【有】【等】【到】【冬】【天】【,】【就】【急】【着】【赶】【来】【。】【<】【b】【r】【>】【 】【 】【我】【住】【在】【山】【大】【南】【路】【,】【小】【店】【在】【一】【条】【窄】【巷】【子】【里】【,】【名】【字】【很】【平】【常】【就】【叫】【“】【春】【夏】【秋】【冬】【”】【。】【店】【主】【给】【我】【找】【了】【二】【楼】【的】【一】【间】【房】【,】【毕】【竟】【是】【一】【个】【女】【生】【住】【,】【走】【廊】【里】【还】【算】【安】【静】【也】【不】【闹】【,】【隔】【壁】【住】【着】【一】【对】【情】【侣】【,】【看】【样】【子】【像】【是】【在】【热】【恋】【中】【。】【我】【建】【议】【他】【们】【去】【凤】【凰】【城】【或】【是】【丽】【江】【阳】【朔】【,】【选】【择】【泉】【城】【太】【不】【适】【合】【。】【<】【b】【r】【>】【 】【 】【如】【果】【我】【一】【个】【人】【的】【路】【变】【成】【俩】【个】【人】【走】【,】【那】【么】【我】【想】【去】【看】【看】【,】【就】【只】【是】【单】【纯】【地】【想】【去】【,】【一】【个】【人】【走】【那】【些】【地】【方】【会】【悲】【伤】【,】【晚】【上】【会】【流】【泪】【想】【家】【。】【<】【b】【r】【>】【 】【 】【每】【天】【我】【都】【要】【沿】【着】【这】【条】【路】【走】【很】【多】【遍】【,】【穿】【过】【一】【个】【十】【字】【路】【口】【,】【方】【向】【不】【变】【,】【说】【不】【清】【朝】【哪】【个】【方】【向】【,】【只】【是】【一】【直】【向】【前】【走】【就】【能】【遇】【见】【一】【个】【人】【,】【每】【天】【都】【是】【这】【样】【,】【我】【知】【道】【他】【也】【是】【朝】【着】【我】【走】【过】【来】【的】【,】【然】【后】【碰】【面】【笑】【笑】【。】【一】【起】【走】【却】【不】【知】【道】【能】【去】【哪】【里】【,】【是】【城】【市】【太】【大】【了】【。】【<】【b】【r】【>】【 】【 】【泉】【城】【的】【第】【一】【个】【夜】【晚】【我】【迷】【路】【了】【,】【找】【不】【到】【来】【时】【的】【路】【,】【我】【看】【着】【每】【条】【路】【都】【是】【一】【个】【方】【向】【,】【路】【上】【的】【灯】【和】【夜】【里】【来】【回】【的】【车】【辆】【都】【一】【样】【,】【我】【不】【想】【问】【谁】【“】【春】【夏】【秋】【冬】【”】【怎】【么】【走】【。】【夜】【里】【起】【风】【了】【不】【觉】【得】【凉】【,】【迎】【面】【扑】【来】【。】【<】【b】【r】【>】【 】【 】【此】【时】【,】【你】【安】【静】【地】【坐】【在】【我】【的】【身】【旁】【,】【点】【了】【烟】【。】【<】【b】【r】【>】【 】【 】【2】【.】【 】【济】【南】【是】【个】【活】【在】【水】【里】【的】【城】【市】【<】【b】【r】【>】【 】【 】【泉】【城】【,】【第】【一】【次】【见】【它】【,】【就】【长】【在】【水】【里】【。】【<】【b】【r】【>】【 】【 】【我】【毕】【竟】【是】【个】【女】【生】【,】【多】【少】【会】【有】【些】【矫】【情】【,】【我】【是】【多】【羡】【慕】【住】【在】【这】【里】【的】【人】【,】【有】【水】【的】【城】【市】【很】【多】【,】【济】【南】【却】【是】【以】【泉】【水】【为】【名】【,】【现】【代】【化】【也】【不】【会】【把】【这】【座】【城】【市】【的】【灵】【魂】【同】【化】【,】【山】【不】【知】【冷】【水】【亦】【不】【知】【热】【,】【小】【桥】【流】【水】【的】【地】【方】【别】【有】【一】【番】【江】【南】【风】【味】【。】【说】【起】【江】【南】【我】【还】【未】【涉】【足】【,】【有】【的】【只】【是】【别】【人】【的】【印】【象】【。】【<】【b】【r】【>】【 】【 】【在】【济】【南】【,】【我】【第】【一】【次】【看】【见】【公】【车】【可】【以】【被】【线】【牵】【着】【走】【,】【在】【长】【治】【没】【有】【这】【些】【,】【就】【像】【之】【前】【九】【十】【年】【代】【的】【有】【轨】【电】【车】【一】【样】【,】【来】【来】【回】【回】【被】【牵】【扯】【,】【像】【木】【偶】【舞】【蹈】【一】【样】【不】【会】【断】【了】【线】【。】【<】【b】【r】【>】【 】【 】【我】【记】【得】【很】【清】【楚】【,】【这】【里】【的】【街】【道】【很】【多】【都】【是】【以】【景】【点】【命】【名】【的】【,】【因】【此】【我】【们】【这】【些】【路】【过】【泉】【城】【的】【人】【少】【了】【负】【担】【,】【不】【用】【地】【图】【只】【要】【看】【到】【路】【牌】【,】【便】【可】【以】【知】【道】【我】【在】【的】【位】【置】【,】【离】【哪】【里】【最】【近】【,】【甚】【是】【欢】【喜】【。】【<】【b】【r】【>】【 】【 】【最】【喜】【欢】【山】【大】【洪】【家】【楼】【校】【区】【的】【感】【觉】【,】【古】【朴】【的】【老】【校】【浓】【厚】【的】【艺】【术】【氛】【围】【,】【老】【去】【的】【屋】【子】【隐】【约】【在】【说】【些】【什】【么】【。】【校】【园】【里】【遇】【见】【取】【景】【的】【大】【叔】【范】【儿】【青】【年】【,】【人】【很】【好】【帮】【我】【们】【拍】【照】【留】【念】【;】【黑】【虎】【泉】【是】【我】【们】【在】【找】【大】【明】【湖】【的】【时】【候】【发】【现】【的】【,】【这】【里】【美】【得】【像】【画】【里】【一】【般】【,】【小】【桥】【流】【水】【亭】【台】【楼】【榭】【瀑】【布】【伴】【着】【水】【塘】【,】【诗】【人】【遇】【见】【一】【定】【会】【诗】【兴】【大】【发】【狂】【出】【佳】【作】【,】【可】【怜】【我】【不】【是】【;】【千】【佛】【山】【离】【我】【住】【的】【地】【方】【也】【不】【远】【,】【大】【部】【分】【靠】【徒】【步】【走】【的】【,】【顺】【便】【缅】【怀】【了】【不】【少】【烈】【士】【;】【爬】【上】【解】【放】【阁】【上】【的】【纪】【念】【馆】【,】【有】【人】【给】【我】【们】【讲】【济】【南】【战】【役】【的】【故】【事】【,】【这】【座】【城】【太】【多】【。】【<】【b】【r】【>】【 】【 】【其】【实】【,】【我】【是】【个】【恋】【旧】【的】【人】【。】【我】【很】【简】【单】【很】【平】【淡】【,】【只】【是】【想】【和】【你】【说】【说】【话】【,】【去】【喝】【杯】【热】【饮】【去】【吃】【顿】【饭】【,】【逛】【逛】【超】【市】【买】【一】【些】【零】【碎】【的】【日】【用】【品】【,】【而】【已】【。】【<】【b】【r】【>】【 】【 】【傍】【晚】【的】【时】【候】【,】【我】【们】【坐】【在】【偌】【大】【的】【泉】【城】【广】【场】【,】【吹】【着】【风】【看】【着】【路】【人】【,】【公】【车】【司】【机】【觉】【得】【陌】【生】【,】【街】【头】【小】【贩】【觉】【得】【陌】【生】【,】【现】【在】【觉】【得】【路】【人】【都】【开】【始】【陌】【生】【。】【我】【们】【被】【误】【认】【为】【情】【侣】【,】【被】【小】【妹】【妹】【喊】【着】【买】【束】【花】【送】【给】【姐】【姐】【吧】【。】【从】【天】【明】【等】【到】【天】【黑】【,】【广】【场】【上】【很】【多】【人】【都】【在】【等】【,】【却】【不】【知】【道】【在】【等】【什】【么】【,】【就】【像】【等】【待】【戈】【多】【一】【样】【。】【<】【b】【r】【>】【 】【 】【后】【来】【,】【我】【想】【起】【芙】【蓉】【街】【应】【该】【是】【我】【留】【恋】【的】【地】【方】【。】【这】【里】【有】【好】【看】【的】【小】【玩】【意】【,】【汇】【聚】【济】【南】【的】【各】【种】【名】【吃】【和】【复】【古】【的】【建】【筑】【,】【立】【着】【牌】【坊】【“】【芙】【蓉】【街】【”】【三】【个】【大】【字】【,】【柱】【子】【是】【朱】【红】【色】【的】【。】【这】【条】【街】【诱】【惑】【我】【的】【不】【只】【是】【这】【些】【,】【还】【有】【与】【周】【边】【格】【格】【不】【入】【的】【相】【互】【映】【衬】【,】【却】【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当】【地】【的】【生】【意】【人】【吆】【喝】【着】【方】【言】【,】【有】【的】【我】【真】【听】【不】【懂】【,】【能】【感】【觉】【到】【的】【只】【是】【大】【叔】【的】【声】【情】【并】【茂】【。】【<】【b】【r】【>】【 】【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b】【r】【>】【 】【 】【我】【想】【,】【这】【个】【女】【子】【大】【概】【真】【的】【存】【在】【过】【,】【夏】【雨】【荷】【,】【好】【美】【的】【名】【字】【。】【<】【b】【r】【>】【 】【 】【3】【.】【 】【你】【如】【芙】【蓉】【眷】【恋】【着】【风】【,】【与】【我】【<】【b】【r】【>】【 】【 】【济】【南】【,】【是】【一】【个】【让】【我】【来】【不】【及】【拥】【抱】【的】【地】【方】【,】【水】【在】【我】【手】【中】【太】【软】【,】【我】【没】【勇】【气】【去】【碰】【去】【眷】【顾】【。】【<】【b】【r】【>】【 】【 】【三】【天】【,】【很】【长】【不】【是】【吗】【?】【好】【像】【喜】【欢】【一】【个】【人】【,】【也】【不】【会】【这】【么】【久】【。】【<】【b】【r】【>】【 】【 】【在】【火】【车】【上】【,】【我】【听】【着】【陈】【绮】【贞】【的】【《】【鱼】【》】【回】【到】【来】【时】【的】【地】【方】【。】【是】【晚】【上】【的】【车】【,】【这】【是】【我】【一】【贯】【的】【风】【格】【,】【去】【一】【个】【地】【方】【早】【上】【走】【回】【来】【时】【选】【择】【晚】【上】【,】【这】【样】【就】【可】【以】【在】【那】【里】【多】【待】【些】【时】【日】【,】【想】【想】【自】【己】【落】【下】【了】【什】【么】【,】【没】【能】【带】【走】【。】【<】【b】【r】【>】【 】【 】【我】【坐】【在】【椅】【子】【上】【 】【看】【日】【出】【复】【活】【<】【b】【r】【>】【 】【 】【我】【坐】【在】【夕】【阳】【里】【 】【看】【城】【市】【的】【衰】【弱】【<】【b】【r】【>】【 】【 】【我】【摘】【下】【一】【片】【叶】【子】【 】【让】【它】【代】【替】【我】【<】【b】【r】【>】【 】【 】【…】【…】【<】【b】【r】【>】【 】【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我】【全】【都】【交】【付】【他】【<】【b】【r】【>】【 】【 】【让】【他】【捧】【着】【我】【在】【手】【掌】【 】【自】【由】【自】【在】【挥】【洒】【<】【b】【r】【>】【 】【 】【如】【果】【有】【一】【个】【世】【界】【浑】【浊】【的】【不】【像】【话】【<】【b】【r】【>】【 】【 】【原】【谅】【我】【飞】【 】【曾】【经】【眷】【恋】【太】【阳】【<】【b】【r】【>】【 】【 】【这】【一】【次】【,】【落】【下】【太】【多】【。】【<】【b】【r】【>】【 】【 】【济】【南】【西】【站】【,】【离】【城】【市】【很】【远】【,】【我】【本】【来】【想】【拥】【抱】【,】【可】【是】【你】【走】【的】【太】【早】【,】【最】【不】【喜】【欢】【这】【样】【的】【分】【别】【,】【安】【检】【过】【后】【一】【个】【人】【拿】【着】【行】【囊】【离】【开】【,】【上】【了】【火】【车】【偷】【着】【流】【泪】【,】【济】【南】【留】【给】【我】【太】【多】【回】【忆】【,】【一】【个】【人】【一】【座】【城】【,】【有】【人】【补】【了】【一】【生】【心】【疼】【。】【<】【b】【r】【>】【 】【 】【我】【说】【,】【嘿】【,】【济】【南】【。】【<】【b】【r】【>】【 】【 】【多】【想】【,】【我】【走】【之】【后】【,】【你】【如】【芙】【蓉】【眷】【恋】【着】【风】【,】【与】【我】【。】

生肖蛋糕:喂松鼠作文300字_喂松鼠什么意思

【<】【b】【r】【>】【 】【 】【“】【杀】【马】【特】【”】【一】【词】【音】【译】【于】【英】【文】【s】【m】【a】【r】【t】【,】【意】【为】【时】【尚】【的】【、】【聪】【明】【的】【。】【但】【在】【当】【前】【的】【语】【境】【下】【,】【“】【杀】【马】【特】【”】【就】【成】【为】【了】【其】【反】【义】【词】【,】【几】【乎】【是】【作】【为】【审】【丑】【狂】【欢】【下】【的】【贬】【义】【词】【而】【存】【在】【的】【。】【现】【在】【在】【微】【博】【上】【流】【行】【的】【“】【杀】【马】【特】【”】【,】【指】【代】【的】【是】【这】【样】【一】【个】【群】【体】【:】【留】【着】【怪】【异】【发】【型】【,】【穿】【着】【夸】【张】【,】【佩】【戴】【古】【怪】【,】【浓】【妆】【艳】【抹】【,】【气】【质】【诡】【异】【,】【来】【自】【农】【村】【或】【城】【乡】【结】【合】【部】【的】【“】【9】【0】【后】【”】【青】【年】【。】【<】【b】【r】【>】【 】【 】【特】【色】【<】【b】【r】【>】【 】【 】【他】【们】【大】【多】【因】【种】【种】【原】【因】【没】【能】【接】【受】【高】【等】【教】【育】【,】【喜】【欢】【听】【网】【络】【音】【乐】【,】【喜】【爱】【使】【用】【国】【产】【“】【山】【寨】【”】【手】【机】【,】【喜】【欢】【用】【街】【头】【大】【头】【贴】【机】【器】【拍】【照】【并】【上】【传】【至】【自】【己】【的】【Q】【Q】【空】【间】【。】【他】【们】【在】【造】【型】【上】【大】【多】【十】【分】【“】【夸】【张】【”】【,】【在】【其】【文】【化】【选】【择】【与】【喜】【好】【上】【,】【各】【种】【网】【络】【歌】【曲】【是】【他】【们】【的】【最】【爱】【。】【<】【b】【r】【>】【 】【 】【生】【活】【<】【b】【r】【>】【 】【 】【他】【们】【从】【学】【校】【走】【出】【后】【,】【直】【接】【离】【开】【了】【家】【里】【人】【,】【进】【入】【了】【乡】【镇】【以】【上】【的】【中】【小】【城】【市】【,】【或】【者】【大】【城】【市】【的】【城】【郊】【,】【租】【住】【在】【价】【格】【较】【低】【的】【民】【房】【或】【地】【下】【室】【,】【且】【是】【多】【人】【合】【租】【;】【职】【业】【上】【,】【成】【为】【理】【发】【店】【员】【工】【、】【保】【安】【、】【餐】【馆】【服】【务】【员】【、】【富】【士】【康】【这】【类】【的】【工】【厂】【的】【工】【人】【,】【是】【他】【们】【主】【要】【的】【就】【业】【去】【向】【,】【甚】【至】【也】【不】【排】【除】【在】【一】【些】【灰】【色】【与】【黑】【色】【地】【带】【的】【工】【作】【。】【<】【b】【r】【>】【 】【 】【交】【际】【<】【b】【r】【>】【 】【 】【他】【们】【交】【际】【的】【圈】【子】【,】【以】【同】【龄】【的】【老】【乡】【为】【主】【。】【当】【然】【,】【也】【会】【延】【伸】【到】【网】【络】【世】【界】【,】【通】【过】【玩】【劲】【舞】【、】【Q】【Q】【视】【频】【等】【,】【结】【识】【同】【龄】【的】【同】【兴】【趣】【爱】【好】【的】【网】【友】【。】【业】【余】【活】【动】【的】【地】【方】【,】【多】【是】【网】【吧】【、】【迪】【厅】【、】【路】【边】【大】【排】【档】【等】【。】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可爱的小兔乖乖作文800字 小兔乖乖歌曲,五指争功作文1000字|五指争功相声,【童年,告别了!作文1500字】 童年的纸飞机歌词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